复星减持金徽酒的背后
 信息来源:本站

图源:网络

进入九月份,复星系开始密集公告减持计划。其中,金徽酒作为其酒业板块布局的重要主体之一遭到减持,金徽酒控制权再度回归亚特集团。这一突发事件,引发业界关注。那么,复星为何要减持金徽酒?

事件回顾:根据9月2日晚间金徽酒、豫园股份(豫园股份为复星快乐产业旗舰平台)发布的公告,豫园股份及其一致行动人海南豫珠企业管理有限公司(简称“海南豫珠”),与甘肃亚特投资集团有限公司(简称“亚特集团”)及其一致行动人陇南科立特投资管理中心(有限合伙)(简称“陇南科立特”)分别签署股份转让协议,豫园股份、海南豫珠拟合计转让金徽酒股份6594.38万股,占金徽酒总股本的13%,转让总价款19.37亿余元。其中,海南豫珠向亚特集团转让其全部持有的金徽酒8%股份,豫园股份向陇南科立特转让其持有的金徽酒5%股份。

转让前,豫园股份、海南豫珠合计持有金徽酒38%股权,甘肃亚特持有金徽酒13.57%股权。交易完成后,豫园股份将持有金徽酒25%股份,甘肃亚特方面则持有26.57%股权,豫园股份不再是金徽酒控股股东,郭广昌也不再是实际控制人。为巩固亚特集团的控股权,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6个月内,豫园股份将继续减持其持有的金徽酒5%以上股份。

01.赚快钱的方式?

在复星的业务布局中,酒业属于其“快乐板块”。复星国际在财报中如此描述,“作为‘快乐消费’的重要一环,‘一壶好酒’也是本集团全球家庭生态走向成熟的催化剂,本集团自投资酒业成员以来,在战略发展和生态资源方面持续赋能,全国各地重点市场销量持续增加。”而其酒业板块主体即是舍得酒业与金徽酒两家公司。

但是,关于复星是否真心发展白酒业务的质疑声也一直存在。复星入主金徽酒与舍得酒业时,业内便有观点认为,这是复星又一次资本操作的手段。

图源:网络

事实似乎如此。复星通过此次减持金徽酒获利颇丰。2020年5月,豫园股份入主金徽酒时,收购价为12.07元/股;2020年9月,海南豫珠要约收购8%金徽酒股份时,价格为17.62元/股。如今,短短两年内,二者转让金徽酒股份的价格为29.38元/股。

而在此前的2017年,复星系以66.17亿港元的价格,从日本朝日集团手中获得青岛啤酒H股17.99%股权,成为青岛啤酒第二大股东。自2019年起,复星系陆续减持青岛啤酒。2022年5月31日,复星国际披露,其旗下子公司将出售所持有的青岛啤酒H股,出售事项完成后,复星国际将不再持有青岛啤酒股份。而据复星国际8月30日发布的2022年中期业绩公告,复星系累计出售青岛啤酒H股的款项约158亿港元。

投资酒业,确实为复星短期内带来了客观的收益。而投资酒业谋取可观收益也并非复星一家。此前,众多业外资本纷纷进军酒业也是“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”。比如,此前维维股份,从2006年开始,开始涉足白酒行业,通过受让双沟酒业38.27%股权,成为双沟酒业第一大股东;2009年,因双沟酒业业绩下滑被转让给宿迁国丰,维维股份8000万收购的股份以3.98亿元出售。在尝到“甜头”后,维维股份又以3.48亿元收购湖北枝江酒业51%的股权;2012年,又3.58亿元收购贵州醇55%股权。

涉足白酒行业让维维股份获得了丰厚的收益,根据其2011年年报显示,维维股份豆奶粉营业收入为13亿元,而酒类的收入则为22亿元,多出其主营业务收入近2倍。

02.金徽酒市场表现不佳

对于此次减持金徽酒,豫园股份在公告中解释称,出售金徽酒部分股权有利于促进解决同业竞争问题,有利于公司把更多资源聚焦于重点发展战略及重点项目。

这句话就颇值得细细品味。有业内人士表示,说到同业竞争,无非是金徽酒与舍得酒,在解决这个问题上,复兴选择了减持金徽酒,这与金徽酒的市场表现不及预期有密切关系。

相较而言,金徽酒在营收净利润基数、利润增速等方面,均比不过舍得酒业。

金徽酒去年实现营业收入17.88亿元,在上市20家酒企中排位第16名,仅高过金种子酒、天佑德酒、岩石股份和*ST皇台,不及茅台、五粮液等头部白酒企业的营收零头。

图源:金徽酒业官网

虽然金徽酒近些年加大了省外市场布局,但较低的营收基数,说明公司品牌在全国认可度欠佳。在营销推广中,为了提升品牌,销售费用、管理费用等将是一笔不可忽视的开支。

另外,和营业收入排位靠后的还有金徽酒的毛利率。2021年公司毛利率为63.74%,低于行业平均数,毛利率排在行业第三梯队。

相较而言,舍得酒业在复星系加入之后,无论是营收规模和毛利率都有较大提升。再看最近两年净利润,金徽酒2021年实现净利润3.25亿元,相比2020年的3.31亿元,同比下滑1.95%。这说明复星系控股之后,虽然省外经营大门打开,但增速依旧下滑。而舍得酒业2021年在复星管理下,2021 年业绩迎来高速增长,营收、归母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 83.8%、114.3%,迎来开门红。2022年1-6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0.25亿元,同比增长26.51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.36亿元,同比增长13.6%,在上半年新冠疫情冲击核心市场的条件下,依旧表现亮眼。这无疑将为复星带来良好的收益。而金徽酒上半年净利润2.12亿元,增长13.06%,即便低基数优势下,增速仍不敌舍得酒业。金徽酒二季度净利润0.47亿元,相较去年的0.72亿元,则同比下滑34.72%。

两相对比之下,金徽酒项成长性指标不及舍得酒业。同时,两者均属浓香型白酒,而金徽酒无论在品牌力还是率上均不及舍得酒。因此,在取舍中,金徽酒遭到减持并不奇怪。

03.减持的背后是复星真的很缺钱

虽然金徽酒与舍得酒对比败下阵来,但长远来看其仍不失为一家成长型良好的酒企。尤其是复星入主后,让此前在行业内知名度不高的金徽酒成为行业注目的焦点,对其企业形象和市值的提升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,金徽酒的省外营收有了迅猛发展,从2020年的2.89亿元增长至2021年的3.92亿元,增速为35.64%。

但正是在金徽酒取得一定发展成果的阶段,突遭复星减持,其背后的根本原因还是复星缺钱了。

在复星四大板块中,2022年上半年,“健康”营收占比为28%,“快乐”占38.4%,“富足”占27.5%,“智造”占6.1%。在“健康”和“快乐”两大板块中,药和酒举足轻重。

而在复星减持金徽酒的同时,其核心产业复星医药,也公告将被复星高科技减持不超过3%。这也是复星医药上市二十多年来,首次被控股股东主动减持。

这背后是复星确实缺钱了。

图源:网络

数据显示,从2020年至2022年上半年末,豫园股份的资产负债率逐渐走高,依次为64.31%、68.24%、69.77%,资金缺口也在不断变大。

截至2022年上半年末,豫园股份货币资金为140.83亿元,而短期借款为76.29亿元,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36.60亿元,资金缺口达72.06亿元。而2021年年末时资金缺口为19.76亿元,2020年年末时还没有资金缺口。

和豫园股份相比,复星医药的处境也不乐观。根据复星医药2022年半年报,上半年复星医药营收213.4亿元,同比增长25.88%,净利润同比大降37.67%,至15.47亿元。

从复星国际来看,从2019年到2022年上半年,复星国际的资产负债率依次为74.72%、74.85%、74.80%、76.64%,有走高趋势。

而对于复星控股的舍得酒业,肖竹青表示,此前复星与夜郎古酒传出“绯闻”,但最终没有成交,而此次出让金徽酒是为了套现,应该是遇到了资金问题,所以后期出让舍得酒业也是有可能的。

参考资料:

《实控两年即放弃金徽酒控股权,复星“酒局”难以捉摸》,新京报

《被复星高位套现的金徽酒:与舍得对比,两年来三大方面不及预期!》,懂酒谛

声明:

本文图片内容来源于网络,仅用作学习交流,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作者删除。


邮编:230000 E-mail:hszlgs@163.com 参展热线:0551-67102222 0531-82350000 参观热线:0551-66103555 传真:86+551-67105588 官方微博:安徽江苏山东糖酒会 请牢记官网:www.ahtjh.com
技术支持:济南网站建设皖ICP备20009378号-4
济南网站建设 济南做网站 山东施耐德